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杨庄村 > 薛永亮:老树新果 丨 中国老村长㉞

http://guhanghieu.com/yzc/498.html

薛永亮:老树新果 丨 中国老村长㉞

时间:2019-07-25 23:50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薛永亮:老树新果 丨 中国老村长㉞

  编者按:他们,是夸姣村落的“守护者”、脱贫扶植的“领路人”。他们扎根下层,架起村民、当局、企业等多方沟通的桥梁。2019年5月20日起,乐居财经结合碧桂园推出“凤凰涅槃‘1+x’打算”,奔赴9省14县,对话“中国老村长”,挖掘一线脱贫攻坚的奋斗故事,献礼新中国成立70年。本期【中国老村长】河南省虞城县刘杨庄村薛永亮。

  出品人丨贺寅宇

  总筹谋丨陈海保

  统筹丨王川 潘宇凌 王敬宾

  撰文丨宗隆隆

  摄影摄像丨刘西常

  编纂丨赵星雯

  百里故道百果笑,万亩果园桃李香。

  已经黄沙洋溢的黄河故道,现在曾经被生气勃勃的果树林笼盖。刘杨庄村“老村长”薛永亮安步在田埂上,望着一无所获的果林,显露丰收的笑容。

  科技种植、改良品种、产销一体、果品加工……近来,薛永亮率领刘杨庄村的群众试探出了一条兼具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果品财产可持续成长之路。

  1983年,薛永亮被选河南虞城县田庙乡刘杨庄村潘庄村民组组长,2006年进入刘杨庄村委班子,担任村调整主任。这三十多年来,薛永亮为改变村里经济面孔出了不少点子,干了不少实事。

  刘杨庄村位于黄河故道腹地,已有近百年的果树种植汗青。

  宋明之际,黄河夺淮,滚滚黄河水携卷泥沙从商丘南下,在豫东平原冲刷出了数百公里的黄河水道。19世纪末,黄河改道,黄河水北上,已经的黄河故道逐步荒疏,仅剩下连绵数百里的黄沙。

  沙地盘日夜温差大,漏水漏肥,不适合粮食作物发展,可是对于瓜果发展却十分有益,栖身在黄河故道附近的农人便起头了果树种植,不只可以或许糊口,还能防风固沙,很快成为故道农人赖以保存的农业出产体例。

  近百年来,刘杨庄村的村民都是以种果树为生,房前栽满桃子李子,屋后种遍柿子梨子,是远近出名的“杂果之乡。但近年来,村里有着近70年汗青的柿子园却成为了村民们的“鸡肋”。

  这片柿子园始种于开国前,最老的柿子树树龄有70多年。因为品种老化,结出的果实又小又涩,口感极差,拉到市场上每市斤几毛钱都置之不理,经济效益很低,以至连水肥和人工成本都无法贴补。

  并且这片柿子园占地80余亩,既不克不及发生经济价值,又占用大量林地,不少村民便自作主意把柿子树伐掉,从头栽种新树。

  薛永亮传闻之后,感觉如许老树等闲毁掉很是可惜。正赶上乡里积极成长旅游业,制造农业生态精品旅游乡,如许具有汗青感的果树林,不只仅是黄河故道百年汗青的见证,更是刘杨庄村民果树种植文化、与黄沙做斗争的艰辛奋斗精力的传承。留住柿子园成了薛永亮的一块心病。

  薛永亮为把柿子园留住,不知磨破了几双鞋,说了几多好话。他走家串户,晓以利弊,挽劝村民不要擅自砍伐老树;他请专家看诊,为老柿子寻医问药,他跑乡里走企业,为果树改良争取资金和政策。

  后来,碧桂园扶贫小组入驻了虞城县,对本地果农碰到的现实坚苦进行帮扶,出格是对生果品种改良、果质提拔上,做了不少工作。薛永亮的“心病”正好碰着了碧桂园扶贫小组这位“良医”。碧桂园虞城县扶贫小组在领会现实环境后,出台了多种果品改良方案,对80亩老柿树进行了优品嫁接。已经被村民当做柴火砍伐的老柿树,终究又从头焕发朝气。经济效益从之前的每亩百十块钱无望达到每亩数千元,再次成了村民的“香饽饽”。

  老柿子园被“救活”之后,薛永亮深刻认识到了科技兴农的主要性,也对碧桂园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有了全新的认识。为了能为村民做更多事,为脱贫攻坚出更多力,薛永亮勇往直前地担任碧桂园“老村长”。

  薛永亮“走顿时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对村里的果树进行大规模品种改良。虽然刘杨庄村以种“杂果”出名,可是次要仍是以桃和梨为主,间杂梨子、柿子等其它生果。为了制造刘杨庄村生果的合作力,提拔果品的市场拥有率,薛永亮与村委班子,结合碧桂园创办了专家科技讲座,对果农进行种植培训。从浇水施肥、到修剪树枝、到防止病虫害,把科技种植的概念灌输到每一位果农心中。

  碧桂园牵头盘活了村里的种植合作社,开展规模化种植。薛永亮和村委班子挨家挨户带动,小块并大块,杂树全都剔除,并对现有的油桃和梨树进行品种更新。半年时间内,刘杨庄村的果树种植曾经实现规模化,质量也达到了劣等程度。刘杨庄村的经济收入也与果质量量的提拔齐头并进,村民人均年收入跨越五千元。

  现在,具有长久果树种植汗青的刘杨庄村像是一棵婆娑老树,在薛永亮率领下的刘杨庄村村民以及碧桂园扶贫小组的协助下,结出了新的果实。他们一道,用勤奋和聪慧,在豪气干云的黄河故道上,唱响了久经不衰的小康之歌。

  以下是乐居财经与薛永亮的对话精选:

  乐居财经:村里脱贫工作进展若何?

  薛永亮:我们村是个大村,有5000多人,环境也比力复杂,颠末一系列勤奋,扶贫工作开展得很成功。此刻村里还有12户兜底户(贫苦户中比力坚苦的一类),曾经进行了对口帮扶,本年可以或许实现脱贫。

  乐居财经:扶贫工作中哪些事让您回忆深刻?

  薛永亮:村里有一个兜底户,他家三个女儿,都在上学,媳妇跑了,他还得照应他八十多岁的母亲。除了种地,养了几只羊,家里没有此外经济收入。客岁年关的一天,我早上五点钟起来,查抄村容村貌,路过他家,看到他蹲在门口哭。本来,他家养的几只羊被人连夜偷走了。顿时就过年了,全家都希望着这几只羊卖点钱过年,这下希望全没了。

  得知这个动静,我顿时联系乡里、联系碧桂园寻求处理法子。本来他家就是贫苦户,又碰到如许的环境,必定是要帮扶的。碧桂园扶贫小组买了米面油、还有过冬棉衣来他家里慰问。处理一时坚苦不难,难的是处理长久坚苦,考虑到他有养羊的经验,碧桂园又出资给他家添了四只羊。在临走的时候,他握住工作人员的手,热泪盈眶。他的这两次落泪让我回忆深刻。

  乐居财经:科技兴农是若何深切群众心中的?都做了哪些工作?

  薛永亮:村里留守人员比力多,年轻人都外出了,都剩下老年人。之前村里卖生果,都是几毛钱一斤,你家一筐我家一袋,每亩地可以或许卖个千把块钱曾经算是不错了。后来,请来省里、国度级的专家开讲座,我和村委干部挨家挨户唱工作,让他们加入培训班。施肥喷药,剪枝育种,村委干部先学,学会了之后对口帮扶群众,到他们果林里实地操作,一遍不会就两遍。慢慢的大师就会了。比及收果子的时候,果子个大口感又好,能卖到2、3块一斤。群众尝到甜头了,认识到科技种植的益处了,当前的科技讲座都抢着听。

  乐居财经:您还邀请文化专家为村民开展文化讲座,这又是为什么呢?

  薛永亮:物质扶贫很容易,文化扶贫却很难。群众的文化程度低,接管能力差,讲大事理不大白。村委就想法子,楷模的力量是很大的,村里开展评选“好婆婆”、“好媳妇”、“好家庭”典型,让大师仿照进修,潜移默化地受影响。随后,我们又跟碧桂园一路,邀请文化专家开展讲座,用通俗易懂的故事给大师讲述尊老爱幼、邻里敦睦等保守文化。现在,村里风气获得改变。

  乐居财经:在此后的扶贫工作上,您有什么设法和思绪?

  薛永亮:虽然说我们村此刻的经济情况好转了,可是,还维持在比力根本的阶段。下一步,我们要摸索果品深加工,依托合作社和碧桂园的力量,创办果脯厂、罐头厂等,从单一的果品出口,变成加工品出口。如许,才能获得更高的经济效益,群众的糊口才能更好。前往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