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杨庄村 > 高娟娟|扎西才让长篇散文我的杨庄中的“乡土情结”

http://guhanghieu.com/yzc/286.html

高娟娟|扎西才让长篇散文我的杨庄中的“乡土情结”

时间:2019-07-06 06:5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原题目:高娟娟|扎西才让长篇散文《我的杨庄》中的“乡土情结”

  与文章相关的几点消息

  ●现代散文完全能够自创小说的划分方式进行界定:短篇散文(小散文)3000字以下;中篇散文(散文)3000字以上至7000字以下;长篇散文(大散文)8000字甚至一万字以上。(周继鸿《浅谈长篇散文的兴起》,原载《上海海关高档专科学校学报》2001年第1期)

  ●《我的杨庄》,12000字,原载《散文》2015年第7期“头条”栏目,入选《散文2015精选集》。《杨庄》,21000字,原载《山东文学》2015年第11期“大地纪事”栏目,掌管人:黄恩鹏。

  ●甘南藏族作家扎西才让在其长篇散文《我的杨庄》中,以他奇特的对故乡的心灵体验,细心描述了家乡的天然风光、人文精力以及社会生态问题,表现了他深厚的乡土情结。

  ●高娟娟,女,西藏民族大学文学院在读研究生,研究标的目的为中国现代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重点研究藏族作家汉语创作现状。此文系作者在2018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年会上的交换稿。

  ◆ ◆ ◆ ◆

  回望回忆深处的那片地盘

  扎西才让长篇散文《我的杨庄》中的“乡土情结”

  ◆ ◆ ◆ ◆

  一方热土,一腔热血,一世密意。“乡土文学”在中国现现代文学史中不断在络绎不绝的成长。鲁迅曾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中就对“乡土文学”做出了定义,在这篇序言中,鲁迅如许写道:

  蹇先艾论述过贵州,斐文中关怀着榆中,凡在北京用笔写出他的胸臆来的人们,无论他自称为用客观或客观,其实往往是乡土文学,从北京这方面说,则是侨寓文学的作者。[1]

  家乡是我们每小我与生俱来的保存情况,是游子魂牵梦绕的处所,是作家笔下歌之不尽的主题。莫言就曾在《超越家乡》一文中谈到了对家乡的深刻认识:“这处所有母亲生你时流出的血,这处所安葬着你的先人,这处所是你的血地。”[2]作家在表示本人的乡土情结时,都有着属于本人的奇特的“按照地”。如鲁迅笔下的鲁镇,沈从文心中的湘西世界,莫言回忆中的高密东北乡等等。而现代甘肃甘南藏族作家扎西才让在书写本人的乡土情结时,也有他本人的创作专属领地,在这片六合中扎西才让“书写脚下的密意地盘”,[3]勤奋呈现出“身边世界的灿艳多姿和无限出色”。[4]细细品读扎西才让的作品,能够发觉此中往往隐含着浓重的乡土情结,其长篇散文《我的杨庄》尤为较着。作者在文中开门见山地流露了心声:“在距离杨庄一百公里外的羚城糊口的我,由于对家乡难以割舍的情愫,隔上三四年,总要归去一趟。这种叶落要归根的设法,是骨子里的,也是血液里的,它动不动就出来,扰得人坐立不安。只需像还愿一样去一回,那种流落在外的心,才能恬静下来。”[5]在扎西才让看来,虽然身在异乡,可是心却持久不成以或许获得平和平静。他老是要按期回抵家乡,从而让本人的身心获得抚慰和依靠。这种夙愿是与生俱来的,无法衰退。带着叶落归根的情思,重走家乡,让回忆中的家乡再次获得更生,扎西才闪开启了书写之旅。《我的杨庄》能够说是扎西才让回望家乡,重拾家乡的回忆的回馈。扎西才让的长篇散文《我的杨庄》展示了家乡的唯美风光、情面风尚以及社会生态问题,抒发了扎西才让心里深处对家乡的热爱和迷恋,蕴涵着他的深挚的乡土情结。

  唯美的天然景物描写

  寄予作家对家乡的热爱

  迈克•克朗指出:“地舆景观是分歧民族与本人的文化相分歧的实践勾当的产品。”[6]文学与地舆景观慎密相连,在文学中地舆景观不只仅有其天然属性,它还具备了文化属性和社会属性。在作家的笔下,家乡中的山水、河道、村子、花卉、树木等地舆景观常常会染上作家的豪情色彩,带有生命的气味。如萧红在描画本人的家乡时,便将本人的客观感情巧妙的融入到了对景物的描写之中,从而使天然景物具有了灵动之气。小说《后花圃》里,她充满豪情地写道:“六月里,后花圃更热闹起来了,蝴蝶飞,蜻蜓飞,螳螂跳,蚂蚱跳。大红的外国柿子都红了,茄子青的青、紫的紫,溜明湛亮,又肥又胖,每一棵茄秧上结着三四个、四五个。玉蜀黍的缨子方才才出芽,就各色分歧,比如女人绣花的丝线夹子打开了,红的绿的,深的浅的,清洁得过度了。”[7]可见,在萧红的笔下,家乡的天然景物是如斯地生意盎然,充满了生命的活力。扎西才让在《我的杨庄》中虽然只用了少少的翰墨描写家乡的天然景物,勾勒家乡的原始风貌;可是读者却可以或许从中感遭到作者对家乡天然风光的无限热爱与赞誉。

  1. 生命之河

  在扎西才让的家乡,奇特的地舆景观使他对河道有着深深的豪情。河道积厚流光,飞跃不息,它滋养着地盘,为生命带来了但愿与活力。扎西才让在《我的杨庄》里将“双江河”描画的绘声绘色,对其充满了崇高的敬重之情。“双江河”汗青长久,名字来历复杂,有着厚重的任务,承载着先人的希冀:“只需是河是泉,都有神在守护着。有神,河就有成为江的可能。”[5]作者向读者较为细致的追溯了“双江河”的来历,此中充满着骄傲感。在扎西才让的笔下,“双江河”充满了活力,它孕育着树木、花卉、梯田,以及作者的家乡“杨庄”。“双江河”在扎西才让的生射中不断在滚滚地流动着。例如:在《双江河》中当“我”走在路上时,陪同“我”的是“一条一会儿缄默一会儿愤慨的小河”。[5]用“缄默”与“愤慨”来描述“双江河”,较着能够看出作者付与了“双江河”生命力,让它具有人的性格品性。在地舆位置上,扎西才让的家乡“杨庄”坐落于双江河畔,在“双江河”的庇佑下才能得以繁殖保存。整篇散文以“我的杨庄”定名,以《双江河》开篇,以《双江河畔流水声》结尾,如许的布局放置,能够看出作者在此中躲藏的心思:一条河牵动着整个行文,率领着作者一次次对家乡进行密意地回望。“双江河”是汗青之河,是生命之河,是感情之河。扎西才让的“乡土情结”在“双江河”中翻腾着,溅起浪花朵朵,久久不克不及平息。

  2. 温暖的家乡

  小小的村庄不只仅是作家童年发展的乐土,也是作家回忆深处温暖的港湾。如湘西是沈从文成长的温暖的场合,是他苦守的精力家园,是他难以忘怀的魂灵的歇息之地。扎西才让在分开“杨庄”之后,仍然不克不及忘掉回忆中“杨庄”的样子。通过河道、树木、室第等,扎西才让建立起了一个温暖、敞亮、诱人的乡土空间。在作者的描画中,“杨庄”犹如一幅斑斓的风光画:“双江河”两岸发展着各类各样的野花,河道的左侧种植着生命力兴旺的杨树、柳树、灌木,开垦出层层划一的梯田;在河的右侧发展着浓密的杨树林。白杨林“不只是飞禽飞禽的乐土,更是孩子们的仙境”,[5]它包抄着作者的家乡“杨庄”。在这片乡土空间图中,生态情况优良,一切如斯的协调,吸引着作者。扎西才让的心目中,“杨庄”不只仅风光斑斓,同时它本身也带有温度。例如:《杨庄》里一幅家乡的夜景图:“夜里,当麦地熟睡之际,杨庄就显得非分特别恬静,因此也非分特别温暖,偶尔呈现隐模糊约的喧闹声,狗就会吠叫,诵经声就会响起,那浓密的黑夜,则显得更深了。”[5]“温暖”一词陪衬出躲藏在作者心里深处的豪情,对于作者来说,“杨庄”是温暖的,家乡是有热度的。

  扎西才让展示了一幅协调斑斓的乡土空间图,描绘了家乡的天然景观,呈现了家乡的原始风貌。作者将心中对家乡的热爱之情储藏在对家乡的一草一木,一江一河的含情脉脉的描画中。

  故村夫物的命运

  牵绊着作家柔嫩的心里

  家乡由于有那些可亲可敬的人才让离乡的人时辰悬念,不克不及忘怀。扎西才让对家乡的人民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家乡的人民缔造了家乡的汗青,他们身上有着人道美、情面美。无论是亲人赐与扎西才让的亲情,仍是乡民带给扎西才让的乡情,都让作者感遭到了夸姣的人文精力。扎西才让在《我的杨庄》中出力描写身边的亲人以及家乡的人道,固执地表示家乡“杨庄”这片地盘古朴、天然、恬淡、纯净的人生形式,宣扬朴拙的人道,凸显生命的具有形式。在对故村夫民的描绘中,扎西才让寻求着感情的支持。

  1. 永久的亲情

  亲情在扎西才让的生射中占领着相当大的分量,姐弟情、兄妹情、母子情、父子情,这些亲情让扎西才让对家乡的亲人难以忘怀。姐姐、妹妹、母亲、父亲赐与扎西才让真诚的爱,用爱守护他成长。作者纪念家乡,感恩亲人。在《我的杨庄》中,扎西才让向读者热诚的回忆了亲人对本人深深的爱:由于有了亲人的爱的守护,“我”才能健康欢愉的成长。在以农业为主的“杨庄”,耕田是必必要进行的劳动。“我”由于春秋小,老是被留在家里,而“我”的两个姐姐则跟着母亲上山耕田。“我”在房顶上看到姐姐和母亲顶着骄阳,在地步里辛勤的劳作,“一个半夜的时间过去了,她们一直不直起腰,也不吃饭喝水,似乎被种在了地里。”[5]对于乡间人来说,劳作是辛苦的,不只要花费体力,还要消磨夸姣的光阴。在扎西才让的回忆中,姐姐在小小年纪就跟跟着母亲去田间劳作,她帮母亲承受着保存的重压,任劳任怨。姐姐出于对“我”的爱护,让“我”不消在小小年纪就履历劳作的艰苦,姐弟之情让“我”回忆犹新。妹妹在“我”的回忆中“老是无法抹去”,[5]“我们兄妹俩,是在相依相守的过程中长大的”。[5]在童年中,妹妹是“我”的陪同,当姐姐和母亲外出不在时,老是妹妹和“我”在家里,“静静地,默默地,傻傻地等着”。[5]在青年时,当大姐和二姐都出嫁了,妹妹跟“我”一路去泉里担水,在路上妹妹则和“我”一路游玩玩耍。后来,妹妹由于母亲承担太重,虽然晓得停学之后她的人生将走向无法填补的深渊,可是她仍是选择了停学让“我”来继续读书,本人替母亲分管家务。妹妹将本人的疾苦与无法掩藏在心里深处,不等闲说出来。妹妹舍己为“我”,让“我”可以或许不消考虑家庭承担,去安心的上大学。这种如斯深挚的兄妹情,超越了生命,超越了相互,它是乡土中动听的哀歌,妹妹的奉献触动了“我”的心,让“我”打动又心酸。母亲是善良的、勤奋的,她对“我”的爱在点滴之中,“她深爱着我们,我们的幸福就是她的幸福”。[5]如:在《农活中的亲人们》里面母亲不只在打碾这事上做最好的预备,而且她还违背父亲的设法,在儿女的婚姻上也想做最好的预备。母亲的这种设法真的是让人可歌可泣,可是她的起点是对“我”的爱。《我的双亲》中母亲与父亲打骂之后,父亲一气之下带着行李,狠心的丢下“我”,渐渐地分开。唯有母亲仍然要承受糊口的重压,而且独自养育“我”。母亲带着“我”去山里的树林里,捡拾烧柴,摘蕨菜和折野果子。母子情深似海,扎西才让为我们展示了纯朴勤奋的母亲抽象,折射出夸姣的母性抽象。母爱让扎西才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对这份爱的守护依靠在他的乡土情结中,吐露在他真诚的书写中。父亲的爱可能不是那么较着,但却在一个小小的事务中就能表现出父亲对孩子的深厚的爱。如在《某个舅爷》中,作为读书人的父亲,很是重视礼仪,对舅爷毕恭毕敬,礼貌看待。可是就在舅爷有一次在“我”家做客时,从腰中抽出一把刀子,从而吓哭了“我”的妹妹,父亲出于对孩子的爱护,便跟舅爷翻了脸,从此不再联系,也不再让孩子们提及舅爷。本来恪守老实的父亲却为了孩子打破了他对外人留下的夸姣的抽象,违反了本人的准绳。可见在父亲的信条里,孩子的好处大于本人的名望,他肯为孩子“牺牲”本人。扎西才让在记叙繁琐藐小的事务中感遭到父亲躲藏在心里深处的爱。父亲的爱是深厚的、庄重地、隐蔽的,他将对后代的爱埋藏在心中。扎西才让从细节中窥探父亲的爱,从琐事中体悟父亲厚重的密意。血浓于水,亲情无价。亲人用亲情守护扎西才让成长,让作者体味到爱的伟大。扎西才让在回忆中感触感染着爱的味道,体味着由衷的幸福。在作者的笔下,这种亲情的力量是如斯的伟大,如斯的温暖。

  2. 夸姣的乡情

  乡民是家乡中的主体,他们在家乡这片地盘上生,也在这片地盘上死去。无论是生者,仍是死者,他们都在“杨庄”里饰演着本人的脚色。在《我的杨庄》中扎西才让将一群善良纯朴的乡民抽象呈现给读者,他们是“杨庄”的儿女,深爱着地盘,彰光鲜明显人道。在作者的笔端,无论是姐姐、妹妹、母亲、“做成衣的女儿”、“不听话的阿珍”、“喜莲”等女性;仍是父亲、“张三套”、“侯先生”、“观音代”、“代”、“三郎”、“小三郎”、“李阴阳”、“妙算子”以及“排子客”等男性,他们身上都有着人道中的夸姣的一面。在《我的杨庄》中,扎西才让较多的表示出了家乡“杨庄”的乡民人道中的闪光点,称道了纯正的人道的伟大与宝贵。读者从作者的论述中也能感遭到扎西才让对故村夫性的表扬之情,以及作者对家乡的认同感。例如:在《做成衣的女孩》中,“我”拒绝迎娶阿谁在“我”看来笨头笨脑的“做成衣的女孩”;而在“做成衣的女孩”新婚的那天,考上大学垂头丧气的“我”见到阿谁女孩时,“她看了我一眼,就把脸藏在了伴娘的死后”。[5] “藏”这一动词暗含了女孩羞怯的意味,扎西才让将家乡纯朴的情面风味展露在详尽入微的描写描绘中。“做成衣的女孩”面临“我”时,她的表示不是充满了埋怨与训斥,而是一副害羞的神气。一个懵懂的村落少女的抽象展示在读者面前,让读者可以或许看到一颗纯正的、无邪的少女心。在《不听话的阿珍》中扎西才让将笔转向对阿珍的命运的表述:“大概就是大大都杨庄女人的命运”,阿珍只是她们中一个代表,“她们刚嫁过去••••••后来,又久久地站在村口,目送儿女分开家门,走向更远的处所”。[5]扎西才让在此反映落发乡中的女性,无论是身为老婆仍是身为母亲,她们都在默默地忍耐着糊口,将心中的爱无尽头地奉献给了丈夫、儿女。安静的“杨庄”中这些华而不实的女性身上有着人道中点点滴滴的夸姣。除了这些善良纯朴的女性,扎西才让也同样极力用翰墨为读者勾勒落发乡的男性身上的值得赞誉的一些亮点。好比:在《我的双亲》里,作者诉说母亲的归天,让父亲“一直无法挥去心头永久的忧愁”。[5]作者向读者透显露父亲与母亲之间这种深挚的夫妻真情。这里“母亲”与“父亲”已不再是零丁的个别,而是“杨庄”中千千千万个男性与女性的代表。而在《张三套和侯先生》中,猎人张三套在媳妇病死之后,从此便不另娶。可是作者又在后面写到当女儿阿珍出嫁之后,“张三套喜好喃喃自语,他时常对墙壁、门窗和身下的狗皮褥子措辞,感受很孤独的样子”。[5]如许前后就构成了明显的对比。张三套甘愿承受孤独的疾苦,也要苦守恋爱。在对家乡男性的描绘中,扎西才让写出了须眉气概之下的一颗颗柔嫩、热诚的心灵。在《我的杨庄》中,扎西才让向我们称道了家乡中的人道中的夸姣的一面,人道中那些闪光点洒落在作者热诚的文字论述中。

  永久的亲情让扎西才让为之打动,夸姣的乡情让扎西才让难以忘记,感遭到家乡的亲热与熟悉。这片地盘上,总有那些歌之不尽的动听的故事,人道中的真善美在传唱着,在深深的牵绊着作者。扎西才让关心家乡中的亲情和乡情,在用文字记录琐碎的日常糊口以及家乡中普通的小人物时,存心去体验他们带给本人心灵深处的那份打动,感触感染人道中的温暖与夸姣。

  杨庄的社会生态

  激发作家的深切思虑

  现在的家乡不再是逗留在回忆中的容貌,它早已是另一种现状。“乡土文学”中作家更多的是展现回忆中的乡土,而贫乏对此时此刻的乡土的看护。但扎西才让却站在更高的角度上来对待乡土,抒发本人的乡土情结。他不只将视角投入到过去,也舒展到了将来,理智地对待家乡的变化,思虑家乡的将来成长。在《我的杨庄》中,扎西才让向读者实在地展现落发乡的情况:家乡“杨庄”跟从者祖国的日益强大,本身也在勤奋向前成长。但在现实的成长的历程中“杨庄”却碰到了不少的社会生态问题,次要表此刻文化变异、民族融合以及汗青变化三方面。扎西才让无视社会生态问题,并对其进行深深的思虑。

  1. 文化变异

  家乡不是抱残守缺、一尘不变的,它跟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扎西才让发展在藏华文化交融的地带,他曾坦言:“我既不是某个民族的代言人,也不是某个门户的讲话人,我只能代表我本人,说出我的所爱,写出我的所想。”[6]在社会成长的历程中,扎西才让发觉到了家乡中文化的变异。《我的杨庄》中扎西才让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揭示:在《张三套和侯先生》中,教书的侯先生作为藏族的儿女,“对华文化情有独钟”。[5]侯先生痴迷于写“《杨庄村志》”,而且还热衷写春联。他给“杨庄”中的乡民传布着华文化。[5]作者借助“侯先生”这一人物表白华文化在家乡是一股力量,影响着身边的人。在扎西才让看来,文化变异是不成阻挠的工作,它虽然节拍迟缓可是却很是无力量。文化的变异不只仅使“杨庄”人的命运发生改变,也使“杨庄”里藏族这一族群的文化成长道路发生改变。面临文化的变异问题,扎西才让有着本人的理解与担心,他也在沉思文化变异的成果。可是扎西才让最终表白:“这种文化变异,似乎也是没有法子的事!”[5]

  2. 民族融合

  本地球村的概念被提出后,民族融合就曾经被认为是必然之路了。新世纪中,民族融合在逐步成长着,虽然此中也有良多的阻力,可是其程序仍在前进。在《我的杨庄》中,扎西才让也留意到了在家乡“杨庄”里具有的民族融合问题。好比:《观音代和代》中作者论述了“代”与“李阴阳”由于天水问题而激发了与民族蔑视相关的血案。这使扎西才让对民族融合有了必然的思虑。扎西才让认识到在家乡虽然民族融合从很早以前就曾经起头,而且至今都在不断成长着,可是民族融合中仍是具有着良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很难在短暂的时间中消弭。因而民族融合必定是一条漫长的征程,需要更多的时间,处理更多的问题,不成能一步到位。

  3. 汗青变化

  汗青的长河从未遏制向前,“杨庄”乡民也在汗青的历程中改变着。“那些厉害的人物的后人们,曾经选择了与父辈判然不同的道路”,[5]时至今日,畴前熟悉的家乡却让扎西才让感应目生。因为成长道路的改变,家乡中的年轻人有的涌进城里成长,有的外出打工。“杨庄”中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在苦守着荒芜的地盘,守护着贫瘠的牧场。旧日朝气蓬勃的村落现在变得暮气沉沉,扎西才让不由落寞沉痛。在《旧船》中他发出了感伤:“寄寓着杨庄人命运的这条船,是不是曾经垂老了?”[5]扎西才让在分开了家乡的很多年后,用手中的笔去描画家乡的时候,发觉回忆中的家乡其实曾经同面前所见的家乡有很大不同。汗青记实下了“杨庄”一代又一代的故事,每一代人都有分歧的糊口轨迹,当下出走的人越来越多,“杨庄”的汗青能否还能继续书写?扎西才让庄重宣布:“能对峙的,尽量对峙;能固守的,尽量固守”。[5]

  扎西才让对家乡的一点一滴的变化都投入了深深的关心,他与家乡同呼吸,共命运,对“杨庄”有着难以割舍的记挂与眷恋。扎西才让在《我的杨庄》中对乡土投以温情而理性的人文关怀,对文化变异、民族融合和汗青变化等社会生态问题展开思虑,关心家乡的将来。

  浓浓故乡情,深深赤子心。扎西才让在长篇散文《我的杨庄》中追怀旧事,用文字记录“村庄里的人,村庄里的事,村庄里的神祗和传说”。[5]他想让故乡的汗青不被健忘,让家乡的容貌活在心中,由于他晓得:“终究,我出生在杨庄,根在杨庄,和我相连的脐带,虽被光阴给割断了,那脐带的彼和此,还在杨庄。”[5]扎西才让的乡土情结浸染在《我的杨庄》中的字里行间,无法耗费,挥之不去。

  参 考 资 料

  [6](英)迈克•克朗.文化地舆学[M].杨淑华,宋慧敏译.南京: 南京大学出书社,2003.

  [7]萧红.后花圃[M].江苏:译林出书社,2015.

  ZXCR2016前往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