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窑背 > 回到梁家河:习住的“窑洞”长啥样?

http://guhanghieu.com/yb/158.html

回到梁家河:习住的“窑洞”长啥样?

时间:2019-06-23 21:57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史记2014——当汗青照亮现实

  花腔作死闹洞房 保守婚俗“别闹了”

  古今官员反悔书的类似与巧合

  张学良口述西安事情

  公事员工资低?北魏官员吐槽

  回到梁家河:习住的“窑洞”长啥样?

  1969年到1975年,习在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村渡过了7年知青岁月。从1975年分开梁家河村,距今已40年,习曾4次给梁家河村回信,表达惦念之情。40年间,习从未中缀过和梁家河村的联系。[细致]

  梁家河:秦代通往北方包头一带的“高速公路”

  梁家河村位于文安驿镇东南标的目的5公里处,是市委、市当局确定的新农村扶植试点村之一。全村有2个村民小组,总生齿80户347人,此中在村常住生齿42户110人。这个叫文安驿的小镇,附属于延川县。文安驿镇西魏大统三年(公元537年)始筑城设文安县,隋开皇三年(公元583年)并入延川县,明清期间是陕北地域规模较大的驿站和富贵的商业集镇。长久的汗青为文安驿留下了古县城墙、文州书院、旧道驿站、狼烟台等浩繁文化遗址。

  据《史记》记录,在秦代的时候,国都通往北方包头一带的“高速公路”(秦直道)就颠末文安驿。 从地名上这个“驿”字能够看出,这里自古就是交通要道。文安驿往南,沿着一条新建的柏油路向山里走几公里,就到了梁家河村。

  多年以前,这本是一个没没无闻的村子, “贫穷”与“掉队”是它的代名词。虽说在公社的地点地,属于天然前提相对较好的那种村子,但其时髦一欠亨公路,二欠亨电,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糊口。1969年,一帮北京知青的到来,打破了梁家河原有的那份静谧。

  据90年代编订的《延川县志》记录,1969年1月23日,北京1300多论理学问青年来本县落户插队。学问青年们搭乘知青专列,从北京驶往陕北,一天一夜后,抵达陕西铜川站,然后换乘汽车,穿越黄土高原上的千丘万壑,来到延安,继而被分派到各县、镇、村。这些知青此中一个就是习。

  习先到延安,继而被分派到距离延安80公里摆布的延川县,最初,到了文安驿镇。公社已把名单提前分好,各大队支书按照票据招待分到本人村的知青。梁家河大队一队队长带着15名知青回到梁家河村,此中就有习。从那一刻其,16岁的习在阿谁叫梁家河村的处所起头了他的7年知青插队岁月。

  跟着城镇化的历程,陕北成千上万的村庄都成了“沉寂的村庄”、“消逝的村庄”。梁家河之所以还能车来人往,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习那段插队的芳华岁月。[细致]

  习达到梁家河村后,就被放置住进了本地村民家的窑洞里。直到1970年,大队特地为北京知青修的六孔窑洞落成,习在此中的一孔窑洞里不断住到1975年10月7日分开,去北京上大学。据其时的村民回忆:有些窑洞里没有木板床,只要一盘土炕,良多人挤在一路。

  延安窑洞是黄土高原的产品,追溯窑洞的发生年代,最早发觉的可能是西安半坡遗址的“窑穴”遗存,现实上远古的先民们凿穴而居,是很遍及的。它该当是人类最早的一种栖身形式之一。它的存是与本地的地形地貌、天气、物产慎密相连的。有学者认为是与前人凿崖而成的烧陶的窑炉相关系,故称窑洞。《诗经·大雅·绵》曰:“古公亶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汉郑玄笺:“复者,复于土上;凿地曰穴,皆入欢然”。在古时陶和窑同音通义。在中国和日本都有称陶瓷业为窑业的保守,在陕西、河南、山东一带陶瓷工厂,人们很少说“陶瓷”,而老是称其为“窑活”,“窑货”,“陶瓷厂”也只说是“窑场”。也就是说,陶和窑是能够通用的,因而,“陶复陶穴”这句话就有可能是两种居室的形态,“陶复”也许是属于在原上的平地而起的明庄子式窑洞,“陶穴”则是在土崖上凿穴而成的靠山式窑洞。由此看来相关窑洞的文字记录,至今已有三千多年。

  79年前,美国记者斯诺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他惊讶地发觉,本地农人不住土房子,而是在土洞里藏身。斯诺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这种被陕北人称“窑洞”的建筑:“他们先在灰褐色的山坡上挖一个截面,然后向纵深挖掘,住在这里竟然冬暖夏凉。”

  延安的窑洞,不是普通的窑洞,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庞大贡献。

  延安期间,、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中共地方带领人,同通俗苍生一样都住在窑洞中。颠末万里长征来到延安的赤军兵士,挖过窑洞;从全国各地投奔延安的热血青年,挖过窑洞……延安窑洞以宽阔的胸怀,容纳了政治家、军事家、艺术家,容纳了中国革命的一多量精英。1937年1月,毛主席率中国工农赤军冲破军围追切断,颠末二万五千里长征,达到陕北,进驻凤凰山。昔时毛主席来后,住的是一个石窑。不久,移居附近的吴家窑院。这里有前后两院,后院三孔石窑,中孔会客,以过洞毗连摆布两孔。左卧室,右办公兼书房。窑洞里摆放着木桌椅、柜子、小铁皮箱等物,陈列简陋。毛主席不为艰辛情况所囿,以艰深的洞察力和崇高高贵的预见力,精确把握时局,切实研究中国革命问题,写下了《实践论》、《矛盾论》、《论持久战》、《否决自在主义》、《和平与计谋问题》等影响深远的不朽论著。毛主席住这里不到两年,所著文章收入《选集》者达16篇,可见所思之深之精之勤,当是思惟成熟的主要期间。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对延安的窑洞大加赞誉,说:延安的窑洞是最革命的,延安的窑洞有马列主义。

  1947蒋介石人生唯逐个次来到延安就被“窑洞”所惊讶。八月七日上午,“美龄号”专机在延安简略单纯机场灰尘飞扬的跑道上下降,蒋介石被放置住进延安最好的边区交际宾馆里。第二天蒋介石终究看见了他的敌手已经住过的那间窑洞,与本地农人的窑洞没有任何区别,门窗是没有油漆过的陈旧的木头做的,窑洞内墙面剥落,靠窗的那张榆木桌的桌面坑洼不服,简陋的床也是榆木钉起来的。蒋介石无法想象何故在如斯恶劣的保存情况中连结着兴旺的斗志,无效地批示着他的戎行在全国的疆场上与当局军匹敌。面临破败的延安小城和这些近乎原始的窑洞,蒋介石感应十分惊讶。

  若是说对延安窑洞的评价是政治的,那么,出名作家邓友梅的赞誉则是艺术的。有一年,他回到延安,站在昔时住过的窑洞前说:延安三四十年代最有活力的建筑就是窑洞。能够说,他们对延安窑洞的赞誉具有殊途同归之妙。[细致]

  村民回忆,习次要为梁家河村做了几件事。第一件是他带头建了四个大坝,挖了水井。建大坝时,村里采用“水冲坝”的体例——用柴油机将水抽到高处,把土冲下去筑坝。在水沟旁铲土是个苦差,“一是速度要快,劳动强度大;别的水会溅到裤子上,很冷。”石春阳说,习会自动去水沟旁铲土。

  在习的率领下,从1973年起头,村里不足粮了。“他见到社员,问‘吃完饭了没有’,社员说:‘吃完了。’他指着肚子问:‘这儿好了没有’,社员说:‘好了。’”石玉兴说。

  习为村子做的第二件事是修了沼气池。1974年,习去四川调查之后,回村便修了第一口沼气池。石春阳记得,沼气管道一起头被堵,习用棍子捅,沼气“呼”地冒了出来。“成功了!”在那一刻,习手舞足蹈,欢快得像个孩子。他走的时候,村里一共打了22口沼气池。沼气被用于做饭、点灯。

  第三件事是种蔬菜,为村民改善糊口。石玉兴说,此前村里除了土豆,吃的菜很少。习买来种子,在河滩的6亩平地种上了辣椒、洋柿子、豆角、香菜、茄子等,还派了一个老头特地把守。收成时,一个六口之家,每种蔬菜能够分上两公斤。

  此外,习为村里建起了磨坊、成衣铺、铁业社、代小店(代办署理小商铺)。磨坊里有磨面机、碾米机,由柴油机带动。成衣铺由两个女社员打理,村民带着布料去免费做衣服,女社员挣工分。铁业社同样如斯,打镰刀等耕具,农人不消掏钱了。

  30多年光阴消逝,梁家河村的面孔早已发生了变化。习昔时在梁家河村打下的水井,现在仍然是村里的水源。他带头筑起的四个大坝,有一个还在利用。那片洒下知青汗水的山地,却已退耕还林。昔时那些沼气池,此刻还在用于沤肥。

  蒋家河原党支部书记梁玉明说,习昔时常提到的是,梁家河若何富起来,若何从粗粮变成细粮。张卫庞的母亲曾在习刚到梁家河时给他做过一段时间的饭。张卫庞说,昔时村上吃的次要是玉米馍馍和洋芋叉叉。1992年,习回到梁家河村还问其时住在他原先住的窑洞里的村民张侯娃,吃白馍了没有,多长时间能吃一次肉?

  梁玉明说,从粗粮变细粮的变化始于退耕还林。1998年后,梁家河实行退耕还林政策,本来在山里耕种的地盘不再种植庄稼,当局给一些补助。现在村民糊口程度获得很大改善。

  公开材料显示2010年以来,本地完成水土流失管理面积4.89平方公里,完成治沟造地面积1605亩,人均根基农田达到2.5亩,粮食亩产由300公斤提高到800公斤。

  习1970年住进去的窑洞,此刻是村民张侯娃的家。包产到户后,1983年,梁家河村集体所有的窑洞对外出售。张侯娃以1360元的价钱,买下了包罗习住处在内的三孔知青窑洞。其时,住在1号窑洞内的知青,别离是习、雷生平、王延生、戴民、杨此生、佟大民。现在,这座院子仍保留着其时的原貌,院子坐北面南,背靠着一座小山丘,东侧有一棵槐树,由西向东分布有三孔窑洞。窑面上题有“为人民办事”,两侧竖读“自给自足、蹈厉奋发”,落款为1970年。

  到了2012年,村内起头呈现外埠旅客,以至有浙江、新疆等地的旅客远道而来。一到“五一”、国庆等长假,很多老年人或学生会特地乘大巴车来参观。

  “习故居”免费开放,并没有给张家带来任何经济上的收益——村干部说,暗里卖门票是“犯罪的工作”。两佳耦正揣摩着在家门口向旅客兜销点土特产。

  梁家河——这个习曾在这里挥洒了七年芳华的处所,汗青必定将记住这个地名!正如习所言,“15岁来到黄地盘时,我迷惘、彷徨;22岁分开黄地盘时,我曾经有着果断的人生方针,充满自傲。作为一小我民公仆,陕北高原是我的根,由于这里培育除了我不变的信念;要为人民做实事!无论我走到哪里,永久是黄地盘的儿子。”[细致]

  《梁家河岁月》经济察看网,2012年

  《梁家河四十载变化》第一财经日报,2013年

  《习在延安梁家河村的知青岁月》北京晨报,2015年

  《在延安窑洞》人民日报,2011年